<listing id="9h5f5"></listing>
<ins id="9h5f5"><span id="9h5f5"></span></ins>
<var id="9h5f5"></var>
<cite id="9h5f5"><strike id="9h5f5"></strike></cite>
<cite id="9h5f5"></cite>
<cite id="9h5f5"><video id="9h5f5"></video></cite>
<var id="9h5f5"><video id="9h5f5"></video></var>
<menuitem id="9h5f5"></menuitem>
<cite id="9h5f5"></cite> <var id="9h5f5"></var>
<var id="9h5f5"></var>
<cite id="9h5f5"></cite>
<cite id="9h5f5"><video id="9h5f5"></video></cite>
<var id="9h5f5"></var><var id="9h5f5"></var><var id="9h5f5"><strike id="9h5f5"></strike></var>
尊敬的用戶,歡迎您來到黃山市明天旅游策劃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會員登錄
還沒有賬號立即注冊

郵箱登錄

用第三方帳號直接登錄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之旅 > 文化使者

吳讓澤的畫用筆率真飄逸,造型拙中見巧,構圖攲正密透,造境靜謐遠逸。勾勒精妙,墨韻雅致,盡情釋放真自我,大氣磅礴躍然紙上。”   


                                             ——中國美院教授,國畫大師卓鶴君老師對昔日弟子的評價

  


吳讓澤,

 現為安徽省美術家協會會員,黃山市美術家協會理事。曾是中國書畫家苦禪故里學會理事,中國書畫愛好者聯誼會會員,歙縣美術家協會名譽主席,安徽省行知學院高級美術講師。

 


——吳讓澤:詩性?氣場?批判現實


Poeticism, Ambitions, Critical realism-RangzeWu, a simple Xin’an style painter

文 /  明天



簡 筆


全中國畫家千千萬,雖少有細致的鉆研,但是發現有些最基本的繪畫宗旨缺大相徑庭,譬如:繪畫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我為什么要畫畫?雖說古人早有定論:圖繪者,莫不成教化,助人倫,明勸戒,著升沉,千載寂寥,披圖可鑒(載自謝赫《古畫品錄》)??墒?,人們信嗎?認嗎?現實中有多少能夠體現這等功用的作品?我曾就此同吳讓澤先生討論,在這方面請教于他。雖說最基本的命題往往與繪畫沒有直接的因果無關,但它又間接地影響繪畫。要畫什么?為什么畫?怎么去畫?對此眾說紛紜,沒有明確的答案。文藝創作如果充滿浮躁和利益關系,那么藝術服務社會生活,弘揚民族精神,引領大眾審美,教化子孫后代就等同于空話。


吳讓澤說,要解決這些問題很難,有些是積重難返,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大方向很重要,面對具體目標,實現起來就沒那么容易了,特別是在利益熏心,浮躁不安的當今社會,人們很難去改變被畸形發展的現狀,想做到真正的出淤泥而不染,必須把握自己的藝術探索方向,從你不同時期的作品中可以看到這一點,即守住本份,把持根本,潛心畫學,不斷出新,這是作為一個畫家必須要有的修為!對于當代文化藝術界的種種現象,我們需要的不是面壁,而是面對。我們沒法生活在與世隔絕的真空中,不可避免呼吸著工業化進程中的都市陰霾,無法回避種種欲望的挑釁。但我相信通過自身的堅守與修為,可以將心靈世界加以清理,使之更加接近純凈,并成為精神的過濾器,吸進的是文化陰霾,卻釋放出清新的文化氣息--------我認為這才是一個文化人所應給予世界的功德,也是其所能存在的理由與終極價值。


畫家之謂而非,其本質意義與價值在于創造二字。作為畫匠可以不讀書、不去創造,依照程式化的法度來完成一件作品即可;而作為畫家就不一樣了,既要有法度,又要不拘泥于現有的法度。吳讓澤說:作為一個畫家,雖置身于江湖中,但絕不能有江湖氣,可以有名利心,但不可有功利心,尚未成功時能安貧,待有功名時戒妄想。他還講道:??吹揭恍┪恼聦δ衬钞嫾艺f三道四,品頭論足,那樣不好,也沒有意義。其實沒有別人的雅俗厚薄,如何照見自己和知道自己。有時藏家比畫家更重要,好藏家才是社會文化健康發展的主力軍,他們對藝術家、畫家起到的是鞭策的作用,把市場搞亂的不是畫家和藏家,而是那些根本不具備文化素養和文化擔當意識的投機商,以及窮的只剩錢的土豪。


吳讓澤,1954年生于新安畫派大師漸江,黃賓虹,汪采白故鄉安徽省黃山市歙縣,自幼家境貧寒,亦無正當師門,幼年隨父外出打拼,維持家族生濟,絕多數時間為油燈下自學研究為主,也練就了吃苦耐勞的精神,他甚至可以連續數日創作,廢寢忘食。如今雖已過花甲之年,但卻是名畫家中對繪畫藝術孜孜不倦深造和鉆研的代表性人物。2011年畢業于中國美院進修班師從卓鶴君,2015年至今繼續深造于北京清華美院禪宗山水高研班。學古而兼容,博采而精專,敏思而慎行,是他個人的造化,亦是當下亟需的一種文化覺醒。經史子集,博大精深,多數人荒疏久矣,淺薄在所難免。普遍的淺薄導致普遍的低俗,甚至虛假,甚至墮落,腐敗也便滋生在這樣的土壤里,道德也便迷失在這樣的霧霾中。正可謂物質可貧,精神不可缺氧,活到老學到老亦是他教導徒弟不變的座右銘。








西方文化臆造出諾亞方舟的神話,假借洪水毀滅人類而只留下善的種子,待其再造、重生。對于東方文化而言,這顆種子便是傳承了千百年的那些經典卷帙和滲透在圖像和歷史文獻中的東方哲學思想。吳讓澤閱讀經典,總角伊始默背詩詞,數十年手不釋卷。因其種子飽滿,書畫之果故而純粹,所以耐看。胸中脫去塵埃,自然丘壑內營(董其昌《畫禪室隨筆》)。吳讓澤以其作品中流露出來的新安畫派氣息和超凡脫俗的磅礴氣勢棲身當代畫壇,令人賞心悅目,究其原,除了扎實的繪畫基本功外,相信還有就是他對徽文化文化的情有獨鐘,那是一種畫外功,卻彌足珍貴!


最純粹的中國畫應是文人畫,詩、書、畫、印一體,濃淡干濕相融,文人畫是最具有東方特色的繪畫,也是最能與西方繪畫來開距離的繪畫樣式。其構圖、技法、造型、造境皆有著自身的獨特性。這種獨特性使文人畫具有相對的獨立性和完整的發展體系。文人畫是有一定規范的,其不是簡單的文人墨戲,也有別于純畫工畫,但其囊括了文人的情懷與畫工的技藝,不能厚此薄彼,打著創新的幌子胡亂折騰,無病呻吟,自欺欺人。


最初,吳讓澤接觸金石篆刻,是他人生中的一個轉折點,時間寶貴到分秒必爭,求學之路遍歷徽州角角落落,朝出晚歸,櫛風沐雨,為了淘上一塊中意的金石,甚至除夕從新安江畔的棉潭中學騎著自行車到百里外的屯溪老街挑選石料。食品、畫具之外,堆積在臥室內的報紙,畫冊就像一座座精神食糧山丘,《缶廬印存》更是形影不離,隨身攜帶,習學平仄。吳讓澤篆刻,四十余載,刀耕不輟,篆刻治印取法秦漢,印作刀法蒼勁,虛實互參,追求拙逸古雅之致。篆刻代表作有“黃河之聲浩大”、“落花”、“吳”、“滋潤萬物”等。


篆刻·吳讓澤《黃河之聲浩大》中國青少年書法報冊頁  19922月主編:趙振寬



篆刻·吳讓澤    收錄于中國當代篆刻家辭典冊頁  19976月浙江人民出版社主編:金通達


我曾以為吳讓澤篆刻應是作畫的一種補充,錦上添花。實際上他卻認為印是印、畫是畫,不能把篆刻當作繪畫的附屬品,以圖附庸風雅,在畫上印章僅僅為了好看一點。齊白石認為印里有畫,畫里有印。他則認為印中無畫,畫里無印。印存畫境,相得益彰。各自追求各自的道行、規律,又相互影響,這才是印與畫的極妙之境。吳讓澤則認為,真正的好印固然要渾然天成,工整對仗,引經據典,但更重要的是境界、是古雅。鄧石如風格重用刀如筆,收放自如,而吳昌碩風格重道法沖切,蒼勁古樸,所以吳昌碩的境界更率性、更豪邁。

讀罷斯印,再看其畫,則我們面前是一位立體的吳讓澤,好學的吳讓澤,嚴謹的吳讓澤。他把學問做的極其純粹,極其精致,見徽知著,一絲不茍。一幅畫,哪怕有一筆不到位,也會廢掉重新畫。



印也好,畫也罷,無不源自生活,心對應物象發生感悟,即印即畫,且相輔相成,你延伸了我,我闡發了你。吳讓澤說:畫畫大多時候很糾結,雖苦心經營,但未必盡如人意。從目及心,從心到手,從手持筆,由筆觸紙,再因意生形,依形造境,漸而隨機遷想,在玄之又玄中開啟眾妙之門,不是件容易的事。好畫往往呈現神來之筆,而神來源自心性、詩性,作畫越是沉浸在忘我的境界中,越是神思暢達,靈感顯現,得心應手。這樣的情形、狀態,吳讓澤形容為氣場,并歸功于篆刻之導引,釀就。


2014年秋天,吳讓澤帶學生到太行山采風,在密林深處看見一種情形,懸崖峭壁間散貨著諸多安詳的村莊。吳讓澤說這種自然界的和睦相處現象其實是很耐人尋味的。當時有人說:懸崖峭壁,會對村民造成極大的安全隱患。吳讓澤接了一句說:這猶如太極圖里的陰陽兩邊,是一種陰陽氣之對待,方位之流行的規律,如夫婦相配,陰陽交媾,陰陽平衡,大道至簡,就是一陰一陽為之道。人生也是如此,命運中的角色早已注定,順從自然,能隨遇而安,別無妄想,就是一種境界。有什么樣的價值觀就有什么樣的人生感悟,也就有了不同的人生態度,自然萬物雖不能言,卻如同一本經,啟迪著我們的智慧,繪畫就是要傳達出這種自然的智慧。固萌生創作靈感,以新安畫派手法表達此時此景,并提作品名《庭前花開花又落》。




吳讓澤《庭前花開花又落》136X68cm 2014


吳讓澤的畫用筆率真飄逸,造型拙中見巧,構圖攲正密透,造境靜謐遠逸。勾勒精妙,墨韻雅致。題跋常自擬詩句,文思雋永,提筆一蹴而就,與畫面相得益彰,相映成趣。從發展的角度看,吳讓澤的作品不是墨守成規的因因襲襲,也非無源之水的特立獨行,而是融入了他對自然萬物的理解與感悟,即便是點點滴滴,也是余味無窮。他還認為:藝術家探索和創造美的過程必須是揭橥和靠近真理的過程,當然在這一過程中可以反映藝術家生活的時代。”“當繪畫作品中所蘊含的思想境界大于技藝時,這樣的作品才具有審美回味。這是一個很難達到的高度,吳讓澤為此在不斷努力著,這讓我對他有了更多的期待!




進而在繪畫創作上,吳讓澤極力倡導“新安畫派+”思想,他提出繪畫創作需要境趣互補的原則,利用新安畫派的手法去表達悠悠歷史中華的壯麗風光。這種繪畫創作的主導思想,使得他的作品更具有一種內在的獨立審美意蘊,既非囿于傳統技藝,也非局限于時代潮流,而是一種超然象外的大美顯現。這也正符合了他在繪畫上的一種審美追求,正如他所說:美無新舊,疆域之分,亙古一矣的美學思想,這與南齊謝赫所說的技有巧拙,藝無古今的繪畫理論相契合。吳讓澤書畫創作深受新安畫派風格影響,其作品兼顧疏淡清逸和黑密厚重的積墨風格,并已形成自己“實、密、厚、重”的獨特畫風。書畫代表作有“故園秋色”“庭前花開花又落”“遙山疊翠新安江”、“遠岫輕煙圖”、“且看嶺上云舒捲”等。作品及傳略入編《中國書畫家大辭典》、《中國當代篆刻家大辭典》、《中國民間名人錄》,作品刊登于《中國青年報》、《浙江日報美術報》、《安徽日報》、《黃山日報》;曾為安徽省美協領導及清華美院教授和中央領導治印,字畫作品被國內外業內人士及瓷都景德鎮陶瓷作畫所收藏。



吳讓澤《故園秋色》200X200cm 2016年入圍中國美協主辦“絲綢之路·翰墨通渭”首屆中國畫、油畫作品展






請點擊左下角閱讀全文或致電0559-2313269了解更多。


 ---黃山市明天旅游策劃有限公司---

HUANGSHAN TOMORROW TOURISM PLANNING CO,.LTD

http://www.cardgurugames.com


微信掃一掃
關注該公眾號





<listing id="9h5f5"></listing>
<ins id="9h5f5"><span id="9h5f5"></span></ins>
<var id="9h5f5"></var>
<cite id="9h5f5"><strike id="9h5f5"></strike></cite>
<cite id="9h5f5"></cite>
<cite id="9h5f5"><video id="9h5f5"></video></cite>
<var id="9h5f5"><video id="9h5f5"></video></var>
<menuitem id="9h5f5"></menuitem>
<cite id="9h5f5"></cite> <var id="9h5f5"></var>
<var id="9h5f5"></var>
<cite id="9h5f5"></cite>
<cite id="9h5f5"><video id="9h5f5"></video></cite>
<var id="9h5f5"></var><var id="9h5f5"></var><var id="9h5f5"><strike id="9h5f5"></strike></var>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