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9h5f5"></listing>
<ins id="9h5f5"><span id="9h5f5"></span></ins>
<var id="9h5f5"></var>
<cite id="9h5f5"><strike id="9h5f5"></strike></cite>
<cite id="9h5f5"></cite>
<cite id="9h5f5"><video id="9h5f5"></video></cite>
<var id="9h5f5"><video id="9h5f5"></video></var>
<menuitem id="9h5f5"></menuitem>
<cite id="9h5f5"></cite> <var id="9h5f5"></var>
<var id="9h5f5"></var>
<cite id="9h5f5"></cite>
<cite id="9h5f5"><video id="9h5f5"></video></cite>
<var id="9h5f5"></var><var id="9h5f5"></var><var id="9h5f5"><strike id="9h5f5"></strike></var>
尊敬的用戶,歡迎您來到黃山市明天旅游策劃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會員登錄
還沒有賬號立即注冊

郵箱登錄

用第三方帳號直接登錄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之旅 > 文化之旅

  徽州位于安徽南部邊陲,山川毓秀,民物豐饒,有著悠久的歷史和古老的文化,素以“聲名文物甲于東南而聞名”。

   明清之際,是徽州雕刻藝術發展歷史上的黃金時代。當時涌現出一大批能工巧匠,以他們的精湛技術,舉凡于木雕、竹雕、石雕、金石、碑刻、版畫、墨模、琢硯、嵌漆乃至建筑裝飾,無不給后人珍貴的藝術財富,尤其是磚雕藝術這朵奇葩顯得更加光彩奪目。

  徽州磚雕雛形,溯源于漢畫像磚。雖然漢畫像磚大部分用于墓窟的壁飾,后來隨著封建社會生產力的發展,特別是隋唐時期佛教的盛行,磚雕被廣泛地用到寺廟、佛塔建筑上,但自目前徽州大量存在的明代建筑的磚雕上,不難找到與漢、唐時期磚雕的淵源關系。首先在模制磚坯燒成加刻這一點上,無疑繼承了漢代的制作工藝。漢代畫像磚大都是模印磚坯,或磚坯刻畫后入窯燒制,嵌砌時再進行修而定型的。在徽州歙縣的巖寺、呈坎兩地分處明代的門樓上的磚雕便是如此。明代住宅上的大部分脊飾吻獸、鰲魚等,也都是模印燒制而成的。另外,明初的磚雕手法,粗獷簡煉、借助于線刻造型,多為填充式的構圖,風格接近漢畫像磚。

  明清中葉,徽商稱雄于中國商界,處在執江南財政之牛耳的顯赫地位?!吧倘酥赂缓?,即回家修祠堂,建園第,重樓宏麗”(《歙縣志》),以此光宗耀祖,炫耀故里。為了適應達官顯貴、大賈富室長期的構筑宏麗精致的祠堂、廟宇、庭園的需要,磚雕工藝日臻精益求精。

  徽州各地的居民、祠堂、廟宇、亭、塔等建筑上的許多構件和局部,都飾以精美的磚雕,常見的有裝飾在住宅大門上的門罩以及官第或祠廟門的門樓和八字墻、神龕等等?;罩莸拈T罩是在大門門框上用水磨青磚砌成的外凸出的線腳裝飾,頂上復以瓦檐,除了作為裝飾美觀以外,還具有把墻面流下的雨水引向遠處的實用價值。門罩的裝飾手法一般比較簡單,出現的時代比較早,后來漸漸裝飾得較為華麗。在門框的兩邊上方,各嵌砌一根垂蓮柱,柱下端各雕一朵蓮花,兩柱間用層橫枋連接,枋上嵌飾各種精美的磚雕圖案。枋下的雀替和伸出垂蓮柱外的枋頭,是單獨器形的圖案。

  門樓是把大門砌成牌樓的模樣,大多是賈富室之做法。門樓的裝飾則刻意求工,簡單的有兩柱一間三樓,復雜的有四柱間五樓。柱枋多用水磨磚砌,也有用磚、石混合砌成,柱的下部用礎石。規模大的有抱豉石、樓檐的砌法大體和門罩類似,但下部橫枋裝飾華麗得多。一般綴有梁駝形的華板2到4個,是引人注目的飾點。兩道嵌滿雕飾的橫枋間隔處,構成門上的匾額,橫額兩端鑲有方形雕板,門樓整體看來,和牌樓形式基本一樣。

  八字墻大多為祠廟、寺院等大型建筑所設置。在這些建筑的大門外,兩邊各砌一道如八字分開的磚雕裝飾花墻,下部有石質的虛彌座。墻的轉角處為凸出的磚柱,柱上端為一組仿木枋、檐、欄結構,內容極其繁復精致,其工之精,往往超過門樓和門罩。神龕有灶神、財神、香火座等。這些神龕實際上是整個廟宇造型的縮小,體積大約從30立方厘米到60立方厘米不等。體積雖小,但外觀造型和內部結構雕刻得十分精致。

  磚雕服務于建筑,因此須在建筑構件的器形內,施展它的刻畫功能,在一個固定的空間內組成一個恰當的紋樣。長期的藝術實踐使用民間匠師找到了各類題材完美的表現形式,如雀替,枋頭內各式各樣的獅子;梁馱華板內優美生動的花鳥畫和人物畫;橫枋內的民間故事或戲劇人物等等無一不使人感到內容與形式的和諧與統一。

  磚雕圖案的題材非常廣泛,大體可分為以下幾個方面:

  以人物為主的題材,內容包括民間故事、戲曲圖譜、神話傳說、習俗等。民間故事的內容最為豐富多彩,在所有磚雕中,被視為精工細雕的中心,占有很大比重,鑲嵌的位置也比較顯著。一般都嵌在門樓、門罩、八字墻的額枋或華板上。在繁復的背景道具中,人物的尺寸雖然被夸大,但一般在前景人物僅只有二寸之高,在這樣松脆的磚質上要刻劃得十分傳神,確實不是件容易的事。如黟縣宏村一所門樓上的一塊磚雕《桃園結義》,是采用了五層透雕的手法,把劉備、關于、張飛桃園結義的場面表現得淋漓盡致、惟妙惟肖。其構圖之巧妙、造型之生動、雕技之精湛,可謂磚雕中之神品。

  在以動物、花鳥為題材的磚雕里,較多出現的是獅子圖案,有獅子的滾繡球、大獅小獅(諧太師少師)翻騰、對舞、立坐、俯仰各種姿態。獅子既威武又可愛,把兩種對立的情感巧妙地糅合在一起,十分受人歡迎。大象、麒麟、蝙蝠等等被畫在吉祥喜慶的圖案里。龍和鳳雖然是封建社會常見的裝飾性主題,但在民間使用卻有嚴格的限制,在磚雕中出現不多,只是在神廟的脊飾或在八字墻錦帶連續花邊中偶爾出現一些。其它如犬、兔、猴、鴨、魚、松鼠、喜鵲、等動物構成的圖案,種類繁多,應有盡有。以二方、四方連續、幾何紋樣形成出現的純花卉的植物圖案更是璀璨似錦,目不暇接。被視為傳統的靜物畫的“博古圖”在磚雕圖案中也占有一定位置,這些琴棋書畫,鐘彝古玩被組織在卷草、回紋環繞的花邊棉帶中,琳瑯滿目,雅趣橫生。

  從整個磚雕藝術風格來說,明代的風格比較古拙樸素,用刀剛勁洗練,氣勢雄渾有力,注重整體效果。在雕刻手法上一般為浮雕或一層淺園雕,景物前后緊貼,多借助于線刻造型,畫面內容比較單純,人物造型也多雷同,構圖強調對稱,缺乏層次變化,但整體感強,富于裝飾趣味。到了清代徽州商人愈加富有,豪華的生活享受必然要各種藝術與之相適應。所以,這一時期的磚雕風格漸趨于細膩繁縟,注重細節性構圖。一塊方不盈尺的磚坯上最多用九層透雕,整個畫面的布局也采用了立軸和手卷式的章法,顯得更加端莊嚴謹,精細入微,雕刻技法更加成熟、精湛。

  明清徽州磚雕藝術,在中國雕刻史上,留下了燦爛輝煌的一頁,無愧為中國古典藝術寶庫中一顆璀璨的明珠。

<listing id="9h5f5"></listing>
<ins id="9h5f5"><span id="9h5f5"></span></ins>
<var id="9h5f5"></var>
<cite id="9h5f5"><strike id="9h5f5"></strike></cite>
<cite id="9h5f5"></cite>
<cite id="9h5f5"><video id="9h5f5"></video></cite>
<var id="9h5f5"><video id="9h5f5"></video></var>
<menuitem id="9h5f5"></menuitem>
<cite id="9h5f5"></cite> <var id="9h5f5"></var>
<var id="9h5f5"></var>
<cite id="9h5f5"></cite>
<cite id="9h5f5"><video id="9h5f5"></video></cite>
<var id="9h5f5"></var><var id="9h5f5"></var><var id="9h5f5"><strike id="9h5f5"></strike></var>
{关键词}